行业分类:
当前位置:首页  音频资讯  新闻资讯  音频技术音频正文

有效地试音

发布时间:11-21 发布人:音频应用

在最近的一次演出时,因为我和SOS的专栏编辑Sam Inglis的一场对话,我想写如何处理试音的念头就浮现了。Sam有过一些在小场地做音控的经验。他想知道在大场地,像是在Corn Exchange,或是在剑桥能容纳一千八百人的场地裡做音控有什麽不同。我当时试著说服他,不管大、小场,我做的事都没有什麽不同。

有效地试音

完成一个好的试音的秘密是什麽?我们询问了在现场声响业界中享有盛名的大人物们,来和大家分享他们的独门祕诀。


乔恩伯顿


在最近的一次演出时,因为我和SOS的专栏编辑Sam Inglis的一场对话,我想写如何处理试音的念头就浮现了。Sam有过一些在小场地做音控的经验。他想知道在大场地,像是在Corn Exchange,或是在剑桥能容纳一千八百人的场地裡做音控有什麽不同。我当时试著说服他,不管大、小场,我做的事都没有什麽不同。


我决定去找一些可靠、享誉国际的工程师们聊聊,取得他们的一些意见。我很高兴,对于试音我们都有相同的处理概念!这篇文章不是要写成试音指南的,而是讨论一个人,对于试音这件事是该怎麽处理的,即使是在你还没走进场馆的那扇门之前。


做你的功课


身为一个音控,我需要在不同的环境下工作,从大型的户外音乐节,到小型的俱乐部和戏院,但一直以来,我所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获得我要与之工作的乐团的一些资讯。这通常包含去乐团的排练室跟他们碰面,听他们弹奏几首歌。我会试著去得到他们曾经做过的录音,从试听带到现场录音,当然也包括已发行的歌曲。在第一场表演之前,通常我会试著获得概略的歌单,然后再顺著聆听,能有多久就有久,直到这些歌深刻在我脑中。



我会做些笔记,然后画出简略的input list和舞台配置,然后寄给已预约好演出的场馆。让这些表单越清楚、越精准是非常重要的。必须要实际点 — 如果你是在只有十六轨混音器的酒吧或俱乐部做演出时,千万不要计划超过十六轨的channel list!指示出channel list上的乐器名称,以及它所在的位置(例如:吉他,舞台左侧)。记住,除非你的乐团非常的有名,不然没有人会知道谁是”Geoff”!


我会画出一个简单的舞台配置,来帮助别人了解乐器该摆在舞台上的位置。并不用画的像建筑蓝图一样,只要清楚和容易理解即可。在我的工作生涯中,我曾看许多很出色的图,也曾看过许多根本无法理解的图!一定要把你的联络方式放在这两份资料上,也要标示出日期,你才能分辨它们是不是正确的资料。有一次我在一场音乐节工作,正在架设压轴艺人的的配置,突然间发觉这份经纪人寄来的舞台配置和channel list竟然是十八年前的,只因为没有人去检查!


把channel list和舞台配置寄给场地的音控;即使是最小的表演场所,它的网站上应该都会有联络用的电子信箱,或是电话号码。


第一印象


在演出日,我都会试著在预定时间之前早一点到达场地,并且开始作业。我宁愿早到,也不要匆匆忙忙的,如果出了什麽天大的差错,我情愿没有人在那裡等著我!


Shan Hira补充说:“我要给的第一个建议是,去取得你将要一起工作的音控人员的名字。确保他有你们乐团最新的input list和舞台配置,以及所有你自备器材的资料。如果你有自备器材,确认你有带正确的导线,好连接场馆的混音器。我也会建议你在演出前两天联络他/她,自我介绍,并且快速地聊一下,让他们知道你的乐团的状况。”


“在你到那之前先跟他们做朋友,确保他们获得最新的资讯以及你的名字,那将对你很有帮助。你将会花上一整天跟他们一起工作,让他们和你同一阵线,会为你带来些好处。当然,他们每週都会碰上几个音控,但其中大多都没有做到这一点。”


“抵达场馆时,去找你的音控人员。握手并自我介绍——几个微笑能化解彼此的紧张气氛,这招每次见效。让他们知道你很OK,最好能给他们一杯茶(这样通常接下去就很顺利了)。”


“我曾见过一些音控一踏进场馆,看了一眼PA系统跟设备,就开始对著house音控抱怨连连⋯⋯这样只会让这一整天很难过,而且你也改变不了器材!你必须对这个人拿出你最好的一面,尊重他们的工作。他们也许就会‘盯睛’点,而且你就不用一说再说。”


“接著,是时候简单地谈些有关器材的事情了。问几个有关PA系统的基本问题是个好的开始。他们通常会用图形等化器把系统的哪些频率砍掉?场地满座的时候,声音会有什麽变化?记得这些答案,留著晚一点会派上用场。现在,你应该已经跟他们和睦相处了,并且对于今天的工作情形有个概念了。”


井然有序


我喜欢工作时有个合理的整洁舞台,所以我会将台上的导线盘卷好,麦克风架都好好地摆放。如果你的舞台是乾淨的,在发生状况的时候会减少你很多麻烦。再一次,尊重场地和它的工作人员,对你的工作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


查看一遍场馆备有的麦克风和架子,对于你不熟的器材,询问house音控他们的意见。我通常都会去试用支没用过、但效果不错的麦克风,或是尝试新的收音方式 — 你应该要不断地学习!现在舞台上的backline(乐团的乐器和音箱)应该准备好了。在这个时候,我就会去帮忙house音控去架设麦克风。


总算谈到导线了。我对于舞台有点洁癖,特别是导线方面!我喜欢我的导线拉的像电车轨道一样,并排得整整齐齐。当一些无可避免的问题浮现时,这将会有所帮助;当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导线的路线时,除错会变得容易些。我也喜欢帮东西上标示,特别是器材也要提供给暖场团使用的时候。

去‘Greal’一个舞台,就是有系统地使用不同颜色的PVC胶带,去标示所有的器材——是个我所追求的一个极端做法![‘Greal’是以一个英国工程师Justin Grealy所命名的,他以他多样颜色胶带的收藏,以及会去标示舞台上几乎所有的任何东西-从导线到喇叭-的这种做法而闻名。]如果台上有stage boxes,也为它们上好标示,这样能加速你接线的速度。


接完线之后,我会大致地查看一下混音台和系统,再用自己带来的PVC胶带和全新的笔,整齐地在控台上做标示,或是在数位控台上输入名称。


类比或数位?


这是个讨论使用类比或数位控台来混音有何不同的好时机。用类比的话,每一次都是新的开始,我总是会花上几分钟,来重新调整每一轨的gain到零dB,然后把channel EQ 调成平的。我会清楚地标示我用到的每一轨,为送到house效果器和舞台监听的AUX sends做上记号。


然而,用数位的话,是能够将演出内容存档带去下一个演出使用的。和一个乐团工作一阵子之后,你可能会蒐集了一堆对应不同控台的演出档案内容!如果你是用小台的数位混音器工作的话,这是个你该重新思考你的channel list的时刻。多层次fader表示你的channel会在好几个页面上,所以将最重要的fader放在第一页是很值得的。Ken 'Pooch' Van Druten说:“我都会把我最常用的fader摆在第一组,所以,通常最上层会放vocals、贝斯、吉他、一些鼓(通常是大、小鼓),还有键盘。那些我不常动的东西,像是toms、overheads、伴奏音轨,我就放在其他的组别裡。”


用类比控台,有时候你会发现,channels会从控台的中间部分切成两半。比如说:1-16轨在左手边,17-24轨在右手边。当你发现你的键盘左侧在控台的一边,而键盘右侧在控台的另一边,这真的很让人吐血。所以,即使是类比控台,小心地规划你的channel list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
系统检查


有一些品质好的耳机,以及一个好的音源(通常是我的笔电,但也可能是手机或MP3 player)是不可或缺的。耳机是我的参考依据,而且他们可以用来检查channels,还可以帮助混音工作。在音乐节裡,我非常仰赖耳机来聆听EQ后的改变,所以有一对好耳机是很重要的。


当每样东西都被接好、并做好标示后,我会接上我的音源,确认它在我耳机裡听起来是OK的。然后,我会用单声道来聆听整个系统。Shan Hira有些很有用的建议,来检查FOH PA的基础有没有打好:“放张CD,只推起一轨,pan左或pan右来检查两边喇叭是否听起来一样。我很讶异喇叭声音不对称的情形时常发生。如果喇叭音量不一样的时候,询问house音控,看看是不是有什麽特殊原因;也许只是巧合,或者他能解释出来原因;有时只需要小小地修正就好。”


这一点我必须十分地强调。在第一场Pendulum巡迴的时候,超过75%的系统,每一边听起来和彼此都不一样,只因为错误的系统安装,或是有零件故障,甚至因为前一晚是别人来办週三迪斯可夜,所以喇叭没接上!


即使系统正确地安装了,场地本身也可能会去影响表演。Mick说:“我的第一个动作是在场地裡走一圈,看看有没有任何建筑上的问题会去影响声音,尤其是在FOH的位置-玻璃、平滑的表面、房间的角落⋯⋯等等。“虽然,每一个好的系统技术人员都会将这些状况列入考量,但也都无法真的改善场地最主要的问题,这只能帮助我去了解我所工作的环境。让我能理解为什麽系统听起来是这个样子。”


图形细节


只要系统被妥善地安装,我第一个要EQ的就是系统控制。现今的日子裡,就连小场地都配有主动式分音器,我会简单地试一下超低音的音量,调整中、高频来让系统的平衡更好些。如果有图形等化器的话,我会一次调整一边的系统,试著不要砍太多的频率。我喜欢呈现笑脸图样的图形等化器,而不是看起来像喜马拉雅山的地形图那麽陡!


无人的空间听起来跟有观众时很不一样(某人跟我形容过观众就像一大块水性声响吸收板)。记得当观众进来时,声音产生的变化:它很难变得更糟!声音通常都会变得更紧实、更好控制。观众会盖住最大的反射表面-地板,这样能改善中、高频无止尽的反射。


“这能帮助你不去过度地EQ系统。”Mick这麽说道。“我想我们都曾这麽干过,把2.5kHz拉掉,但后来又再补回来,只因为观众遮盖住一些反射面之后,你下午时觉得过量的频率早就不一样了。不少人吃过大片水泥地板的亏。”


记住,在小一点的空间裡,除非你的悬挂喇叭有超过头顶,不然高频就会被第一排的观众给吸收。很多次我都看到喇叭放在大约头的高度,本来声音都还OK,直到有人涌进到喇叭之前,声音就给毁了!


即使是场地的温度,都要列入可能会影响声音的因素:“场地的温度和演出时的温度:根本是两回事,在室内环境中,温度会让声音有剧烈的变化。”Mick这样表示。“PA系统在温暖的环境下比较好听。这是因为空气密度改变而造成的,而我觉得这在做现场时总是被低估了。”


在音乐参考范例的部分,我用了Rickie Lee Jones的〈The Horses〉已经十五年了。它的录音很好,而且是非常歌声取向的。如果我能让她的歌声听起来是正确的,那通常系统就是OK的。那首歌的低音很轻,所以我可以在启动超低音之前,先集中注意力在中、高频上。试超低音时,我会播Dreadzone或Deadmau5,全看我的心情!我总是会在房间裡走一圈,检查喇叭的覆盖范围如何,看看是否需要调整喇叭的角度,通常这样能改善很多事情。


Pooch附和著说:“带你十分熟悉的曲子来试PA系统,大概聆听一下,但别陷进去了。你可不是要帮这些曲子做混音;你面前的live channels才是。使用你的‘调音’CD或WAV档案,只是为了获得一个整体的印象,但到了最后,真正重要的是你要混音的那些音轨。多花点时间在它们身上!”


线路检验


希望你现在已建构好了一套你很满意的系统,可以开始和乐团工作了。我总会在这个时间点来做线路检查。这不是试音;而是检查所有的麦克风和DI可以正常地工作。从Channel 1开始,轻拍所有的麦克风。聆听所有你insert到channel的东西,像是gate还是compressor之类的。确认每一隻麦克风,听看看有没有什麽不对的地方。如果听起来不对,先把线换掉,如果还是不对,再把麦克风换一支。


我总是会带著一台需幻象电源供电的粉红噪音产生器,来做除错。它需要48V的幻象电源才能工作,所以很适合来测试导线:如果导线有问题,马上就会发现。这件事也得在乐团上台弹奏之前先做。有必要的话,你也可以叫团员先去晃个十分钟再回来。


完成所有的导线测试之后,你可以开始试音了⋯⋯


一、二⋯⋯


每个音控都会有他们各自的方式来做试音,但其中还是有些既定的方法。Pooch会从歌手开始:“如果我是要做乐团的试音的话,我总是会从vocals开始,因为这会影响其他乐器最终在混音中的模样。”


Mick附和道:“我总是从ambient mics开始。我说的ambient mics,是指那些总是开放著、没有挂上gate的,比如说vocals、overheads、hi-hats,也许还会有吉他麦克风,如果吉他音箱和麦克风就在鼓组旁边的话。”


Mick是第一个带我了解试音工作是怎麽进行的,而且他的方式非常的合理。我现在总是从主唱开始,找个人去台上用那支麦克风,以正常的音量说话来做测试。我指的‘正常’,用不著大喊大叫,或是无止尽的‘一、二’。如果我要做的歌手很小声,那我就找个人来小声地说话,我才能知道系统会如何反应。


测完所有的vocal mics,我会把fader都推到大约-5dB的地方。它们会去影响舞台上所有的声音,让其他乐器增加许多的高频。我再来会调整鼓。自从我发现各别试单一的鼓声非常的无趣,以及无法反映真实情况之后,我喜欢叫鼓手用大鼓、小鼓、hi-hats,打个简单的节奏。如果你叫鼓手只踩大鼓的话,他通常会踩的比打一个pattern时还用力。演奏一个适当的节奏,不但让鼓手不至于那麽无聊,也帮助你聆听鼓组一起演奏的声音。


这个时候,在我去碰EQ之前,我总是会试麦克风的相位,看看声音如何。这也是你挂上noise gates的时机,记得把threshold设得够低,让每一个声音都能顺利发出。


我也会在这个时间点加入overheads,来获得整体的声音。在小一点的场地裡你根本就不用加,因为你的vocal mics就已经串进很多的铜钹了!接著我会让鼓手用单一节拍来打toms,然后再带过门的打整套鼓,以及ride patterns。


接下来我才试其他的乐器,已经试完的channel就先搁著了。让乐手去试他们最安静和最吵的状况,一直都是很有帮助的,你会对你要处理的声音动态范围有个概念。下一步我会请乐团演奏一首歌。可能的话,最好是首中板的歌;不特别吵,让我有机会可以去抓balance。你会希望被聆听的是乐器之间互动的方式,而不是它们各别发出的声音。。


混音时


MIck 提供了些关于建构初步混音的建议:“去思考声音听起来应该是怎样的。贝斯跟大鼓有合吗?我认为声音彼此融合在一起的方式,是整个混音的基础。这点非常的重要,却也很难搞定。去思考使用high-pass filters的方式。让hi-hats能收到30Hz的频率,却串进其他鼓件低频的意义何在?端看hats的类型、麦克风的不同、收音的位置,它的频率可以高到300至400Hz。去检查麦克风是不是有内建的high-pass filter是很值得的-如果有的话,就用吧。吉他也是一样的:依据吉他本身的声音、麦克风类型、收音位置,来决定high-pass filter的频率位置。如果你是使用需要近距离收音的麦克风,比如像Shure SM57,我就会用很极端的HPF设定,也许cut到200Hz。”


思考你的混音,记住这一点,你只是要帮舞台上的声音扩音,不是要去替换它的声音。录音室混音跟现场混音最大的差别就是,当你把fader拉掉的时候,声音并不会就因此不见,在某些情况下这样做甚至改变不了什麽!因为这样,让乐团在舞台上的声音balanced是很重要的,我会担心如果某个乐手的音量大到爆炸的话,会让混音失去平衡-如果有人太小声的话也是一样的。


“如果舞台上有一把很安静的吉他,那表示你得把它的gain转到很大,让麦克风更敏锐,增加收音的范围,然后就影响到鼓声了。”Mick这麽说著。“这种情形,我的建议是把吉他音箱转大声!不要太过头,只要以不影响到鼓组channels为基准就好。”


吉他手们有时候会有破音的主奏音色,都会比他们一般的音量还大,如果没有儘早处理安置,这声音就会衝出你的混音。我也有过主奏吉他声音比节奏吉他还小的情况,所以还要帮它推一点起来。在通常的情况下,最好是能让乐团在舞台上是balance的,总比都要仰赖你自己去做所有的处理好。


过渡期


Mick:“在比较小的场地裡,它的house音控都知道,backline的直接音就占了大多的声音,所以有一个技巧有时候能有些帮助,去delay整个PA来配合bakcline。不只可以修正多个声音的抵达时间(一个从吉他音箱,一个从PA出来),它还能让声音变得更好,而不像现在音箱和PA的声音是打架的,而且还phase了。”


Delay PA的声音10ms左右,让它退个10呎,和鼓组的目测距离一般。这样能帮助到一些phase的问题,而且能让声音听起来像是从同一个地方出来的,回到舞台上。


在个别的乐器上也可以这麽做:“如果你的贝斯有从DI直接收音,也有从音箱上的麦克风收音的话,很明显地,音箱上的麦克风会比DI的声音稍稍慢一点。”Mick这麽说著。“如果是使用每一CH都有delay的数位混音台,试著去delay一点点 bass DI,去观察它和音箱的声音是不是有合衬些。如果是用类比混音台的话,你能做的就只有试试看不同的phase-reverse按键组合,看怎样最好。”


如果可以的话,我会试著用极性和时间排列,搭配著滤波器,极尽所能地去塑造声音的模样。有一句古老的格言是这麽表示的,而我也同意:一个好的音源、良好的麦克风收音位置,和一台好的麦克风前级;这样子的声音是最棒的。我坚定地相信著,EQ是让你声音变好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

大声等于更好?


试音的一个常见错误,就是把它当成正式演出一般对待。它并不是。它是你在演唱会开始前的准备工作,让你能检查所有东西的一个机会。如果台下有人,像是管理阶层的人,或者是乐团的女朋友们在观看,试音通常都会被做得像正式演出一般。我也会踏入这个陷阱,发现音量大的吓人,就像是透过我操控机器的能力,来向人展示我的自尊一般。这样会产生不良的后果,也非常的糟糕。如果你在一个空旷的房间裡,用很大的音量来试音的话,你不只会让你对声音的模样有个错误的印象,也会让舞台上的声音变糊。没有观众来吸收房间的声音,声音会串回舞台上,让乐手很难听到他们自己在干嘛。这样会成为乐团成员之间,把音量提高到好听到自己的一场竞赛之类的。所以我倾向试音的时候只用50%到70%演出的音量来做。这音量对我而言已经够大、够清楚知道balance是怎麽样了,而且乐手也能了解他们在演出时会是什麽情形,而不是过于大声,让舞台上的声音开始被吃掉。


另一件该做笔记的事情是,舞台上的声音是依赖著FOH系统的。PA的声音一定会渗进舞台的,特别是低频,因为它比中、高频要来的没有方向性。这会为舞台上的声音增色不少。我试著在试音中不去开开关关PA,或是solo FOH系统,而是用耳机去聆听个别的乐器来代替。


Pooch:“我总是让PA保持开著,并且适当地做极微soloing[破坏性 solo]。艺人都想在试音的时候听见所有的声音;如果你把PA关掉了,会让艺人感到不对劲。再说,monitor engineer都仰赖FOH能为她/他补偿一些低频。”


跑了几首歌之后,我通常会感到满意。这时你该问问团员,他们有没有准备任何惊喜是你需要知道的,比如说大家为了某首翻唱歌曲,而全换成乌克丽丽。很诡异吧?但这确实发生过!


我总是喜欢用歌单的第一首歌作为结束。这让我有机会为整场表演的头阵做好准备。如果乐团还需要更多的时间,我会离开控台,保持开著,但拉小声点,避免自己昏了头。在这个时间点做调整通常会是没有任何建设性的,而且你甚至开始会重新混音。我通常会利用这时间去听我不是那麽熟的效果器,或是去set up patches、还是改用耳机听听看。


有时候,如果有什麽东西是我想要再调整的,像是小鼓还吉他,我都会等到主要的试音结束后再处理。这样子比你为了帮鼓重新调音,或改变麦克风的收音位置而让大家枯等要来的好多了。


表演时间


试完音之后,如果有别的乐团要试音,我会记下表演所有的设定。如果我是用数位混音台的情况下,我会用独立的硬碟去储存混音台上的设定,如果我用类比机器的话,我会拿支笔,在纸上标记下所有的设定。


当试音结束,要做暖场团的时候,把你要共用的导线拔下并作上记号,把要重新设定的地方做上标示 (称为 ”spiking the stage”)。我也会试著让东西整齐些。直到舞台是乾淨的,东西都做了记号,我才会让下个乐团上来-如果你让他们一股脑地全衝上来,这将会成为你的一场噩梦,所以最好让大家等个五分钟,再来有组织地进行。


试音完后,确认你手上有有些音乐好在进场的时候播放,或是你的DJ已经准备好了要放歌⋯⋯最后,记得找点东西来吃!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工程师介绍


有著如同名人录一般的履历,包含Led Zeppelin、Ozzy Osbourne、Def Leopard,以及和Metallica的长期合作关係,让 ”Big Mick” Hughes的名声如雷贯耳。自1984年,他便开始了和这些大咖合作的职业生涯,并且为带来现场声学极大的影响。他仍旧对声音保持著无比的热情,也不吝于发表他的意见!来自大西洋的另一端,Ken “Pooch” Van Druten。他的履历也一样地叫人瞠目结舌,他的名字和Kiss、Jane’s Addition、Limp Bizikit、Guns ’N Roses、Beastie Boys⋯⋯等知名乐团连在一起,而列举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。


当然,硬式摇滚并不是现场声学的全部,来自曼彻斯特的Shan Hira,他在舞曲的领域中大名鼎鼎。他和Chemical Brothers、the Streets以及Lily Allen的工作成果,让他成为英国最受欢迎的工程师之一。


Jon Burton,本文的作者,他和各种类型的音乐家合作,包括James、Mika以及Pendulum,而且他已经和Prodigy一起巡迴好多年了。他同时也帮一些乐团做monitor engineer,像是Stereophonics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舞台监听


大家总说Monitor engineer是巡迴之中最难胜任的一个角色,得像个多核心电脑一样忙碌,我不得不点头如捣蒜!


在小的表演场地裡,通常都只有一位音控,他必须用一台混音器来照顾乐团在舞台上的声音,以及外场的声音。然而,在大一点的场地中,通常会有两台混音台:会多一台放在舞台侧边,如同外场的混音台一般。monitor engineer要处理的音轨和FOH engineer的一样多,但不同的是,他必须要有圣人般的耐心。


当一开始接触监听系统时,你必须检查所有的舞台监听喇叭,确认它们都没问题,并且大致上听起来是一样的。把所有的图形等化器都归零,并且从头开始。我通常会从主唱送进中央的监听喇叭开始。我会确认channel EQ都归零,但把high-pass filter打开。不像house那样,我不需要太多的超低频送进舞台监听。我会拿麦克风用正常的音量说话,来测试是否有任何频率需要调整。通常都会是中频的部分,特别是400Hz到800Hz,以及1.6到3.5kHz的地方。我会轻微地调整fader,确定这频率是不是我要的,再衰减它。


我非常反对把任何一段的频率衰减得太多:如果你在这个阶段把某个频率衰减得太多,那晚一点你就知道死了。我也反对把舞台上的麦克风打开,将音量推到它回授为止,再把所有在叫的频率都cut掉这样的做法;这并不特别对你有帮助,因为它跟人声的声音无关。我也不会将麦克风覆盖住或用手‘罩’著它来测试。这麽做会让任何一支mic回授,除非这是你的歌手会做的事,否则一点意义也没有。


要是有个人能在混音台前帮你操作以上的步骤,那会很有帮助。这样一来,你可以待在舞台上聆听调整过的变化,并迅速地反应。在我得到满意的EQ曲线之后,我会把舞台监听推得大声一点,借此来看它能有多大声;这样我可以知道演出中监听喇叭的极限在哪。再来我会把EQ的曲线拷贝到别颗监听喇叭的EQ上,各别的聆听它们,并且作必要的调整。


现在我有了个合理的起始点。如果我是从FOH的混音台作舞台监听混音的话,我通常会在这个时候拿些”Y-split” cables,来分开任何重要的channel,像是主唱,把它分成两路。这样子做,我可以设定好一路给监听用,一路给house用。这表示我可以在不影响监听的情况下,任意地调整主唱在house的声音。


我通常会在乐团开始试音前,设定好基本的moinitor mix。我会把所有的vocals,送进相对应的监听喇叭裡,送一点大鼓到鼓手和贝斯手的监听裡,keyboard送到键盘手的监听,诸如此类的。接著我会在试音中的舞台上晃一圈,和乐手交谈一下,确认他们对声音满意,能听见所有的声音。我会儘量主动一些,如果我不能听见某个声音,我会回去混音台前再做调整。


试音是工程师唯一的机会去聆听舞台上的声音:要是你在混音台前花的工夫太少;那麽,你就会为了获得更好的声音而付出更多的时间!


立即咨询,获取购买流程
您可以根据下列意向选择快捷留言

我对产品很感兴趣,请尽快联系我!

请问我所在的地区有商家吗?

我想详细了解购买流程!

购买该产品能得到哪些支持?

我想购买请电话联系我!

购买所需要的费用有哪些?

产品很好,请尽快联系我详谈!

*姓名:
*电话:
留言:
*验证码:
已有人关注
音频应用硬件发布
音频商城